當前位置:主頁 > 新聞快遞 >

私募對接定向資管 券商突圍通道陷阱

時間:2015-10-24 09:59來源:網絡整理 作者:采集俠 點擊:

以通道業務為主的券商定向資管業務,或將迎來新的變局。

近日,本報記者獲悉,國盛證券正在和北京某第三方財富公司開展合作,雙方以私募基金對接券商定向資管的形式,介入實業投資。

需要注意的是,該模式下,其資金募集以前述財富公司為渠道開展,而這改變了券商定向資管以往依附于銀行資金的傳統。

而在當下,這一變化似乎來得正是時候。6月中旬以來,國內同業金融市場“錢荒”預期蔓延,而銀行同業資金的收窄,亦降低了業內對通道業務的期待。與之相對應的是,以私募等形式崛起的民間資金或將從中獲利。

與此同時,隨著定向資管的業務形式從“被動通道”向“主動設計”的方向轉型,券商一方面能夠從中“分食”并提高業務收入,另一方面,角色的變化也對券商的風險管理能力提出更高要求。

私募借道定向資管

據悉,前述資管計劃募集額為4000萬,期限為1年。

而其項目推介材料顯示,該項目融資方為江西鼎豐農資市場發展有限公司(下稱江西鼎豐),而融資方式則以該公司所有的鄱陽湖商貿批發中心“二、三層店面經營收益權及其所有從權利”的轉讓、回購的方式開展。而還款來源則為鄱陽湖商貿部分一樓及二、三、四樓商鋪售賣收入以及江西鼎豐商鋪經營收入。

記者了解到,單一資金在3000萬元以下的,將與作為募資方的財富公司簽署合同;而單一資金在3000萬以上的投資者則可單獨與券商等機構簽署《資產管理合同》。

“由于預期投資回報率較高,因此我們在募集中的返點很少。”前述第三方財富公司人士坦言,“另一方面,資金募集得并不順利,其實這個計劃的盡調國盛在去年年底就完成了。”

需要注意的是,在該定向資管計劃的設計中,證券公司并未借助銀行、信托等牌照機構以委托貸款的形式實現融資,而是通過將融資方的經營收益權買入返售,來實現“曲線”放貸的目的。

“定向資管是沒法直接放貸的,若要直接介入實業,必須再通過交易結構的設計,將融資型業務轉化為投資。”北京某券商資管人士指出,“如果不在交易結構上進行包裝,就必須找到信托或銀行來發放委托貸款。”

破題通道業務?

前述與私募渠道的合作,或正在為已日趨淪為“銀行通道”的定向資管業務開辟新的方向。

自2012年的券商資管新政后,定向資管一度淪為了銀行表外業務的通道。通道業務中,銀行以自營資金和理財資金投資券商定向資管,從而對接信托、票據等非標資產。

不過,由于該類業務的項目和資金均掌握在銀行手中,且技術含量較低,因此券商僅能從中獲取微薄的通道費,而隨著競爭的激烈,其費用亦由1‰一路降至0.3‰以下,一些券商為了在資產管理規模指標上“沖規模”,甚至免費為銀行提供通道服務。

但是隨著銀行間資金面的趨緊,此類業務或將受到影響。6月20日,銀行間隔夜拆借利率一度上行至13%。同業資金的緊張,與通道業務所形成的影子銀行日益膨脹的規模不無關聯。此類業務中,銀行利用同業資金“長借短拆”的期限錯配,并對接定向資管來實現信貸出表。如今,隨著同業杠桿率的降低,券商通道業務的增量也將受到影響。

前述資管計劃中,資金募集端由過去的銀行資金轉為私募資金,這樣的變化或許正是時候。

不過,亦有業內人士對此種模式表示了質疑。

“討論私募資金對接定向資管的意義不大。”北京地區某券商資管負責人指出,“從技術上說,私募自己直接可以投資實體經濟,無非只是借助了券商的渠道,實際上券商的通道身份并未有明顯的改觀。”

在前述負責人看來,券商若想在該類業務中占據主動,需盡可能的掌控資金鏈的上下游,既要左手掌控項目端,亦要右手將資金方拿捏在自己手中。

不過亦有券商人士表示,這種業務并非毫無意義,但是這將對券商的渠道擴展能力帶來考驗。

“既然私募可以對接單一信托的項目,為何不能對接定向資管呢。”前述券商資管人士表示,“而且從費用上,券商的分成比例應該大于傳統的通道業務。”

由于此前信托公司長期與各類三方公司開展合作,私募基金對接及信托計劃(FOT)的模式在業內并不鮮見,然而,私募基金對接定向資管(FOD)的案例則并未形成規模。

“如果項目方是來自券商的,那么這類業務將對券商的信用風險識別能力提出更高要求。”前述資管人士指出,“像單一信托一樣,定向資管很可能不具有剛性兌付的性質,到時兌付風險和權責界定也將成為問題,這要看同合作方如何協商、設計。”

另據前述第三方財富公司人士透露,若單一投資者資金超過3000萬元,可由國盛證券為其出函兜底。這也意味著,隨著業務主動權的提高,過去幾乎不承擔兌付風險的定向資管業務亦將面臨新的變數。

(責任編輯:admin)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